观点

建筑,以居民健康为本

纽约时报
一直以来,医生、社会机构和社区团体因无力改善诱发心脏病和肥胖症等疾病的环境因素而备感挫败,而今他们正在宣传一种理念:改变土地使用规划和设计可以消除部分有害影响。

Domus对话——同一片土地,同一个家园

朱涛
5.12汶川大地震的灾情牵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为了更切实有效地帮助灾区民众,Domus国际中文版在第一时间决定发起“关注汶川大地震特别行动”,以“同一片土地、同一个家园”为口号,联合建筑师、规划师、材料商、开发商等不同群体的力量,共同帮助灾区民众重建家园。

台湾921震灾重建的启示——“新校园运动”

朱涛
台湾的“新校园运动”,是指在1999年9月21日台湾中部发生里氏7.3级大地震,多所校舍损毁后,在民间团体的推动下,由台湾教育部提出的灾区校园重建工作中的核心部分。它号召建筑师热情投入校园设计,并鼓励校方和社区人士积极参与讨论,共同探索融合现代教育理念的新型校园空间。经过震后两年的努力,该运动创造出近四十所各具特色的新校园。

“新校园计划”倡议书

朱涛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造成大规模校舍损毁和人员伤亡,实是一场深重灾难。如此大规模校园重建工作固然紧迫,但建筑的设计和建设质量更应该受到重视。我们,在5•12震后于深圳组成的“土木再生”民间专业志愿者团体认为:震区学校的重建,不单单是一批硬件修补替换问题,更是一项伟大的文化再生再造工程。

不是仿生 而是活建筑

ABBS
德国汉堡正在建造世界上第一座藻类发电建筑。这座建筑由西班牙工程公司Arup设计,正面的镶嵌玻璃装有生物反应器,内有微藻类。这些藻类能够产生生物量和热量,是一种可再生能源。此外,这一系统还能为整座建筑隔热保温,隔离噪音。

开埠前的上海——一个港口小城的来龙去脉

刘涤宇
开埠前上海走过的历程在古代中国有代表性。大部分中国古代城市,尤其是地方城市,绝不是按照一套想象中模式化的“规划”和一位官员的决定,在一片原来“白纸般的”的土地上骤然出现的,而是由各路因缘际会,各种因素的复杂交互作用而最终呈现出其特有面貌的。

让我们不愿意走路的居住形态

王军
1950年代以来,住宅小区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它经历数十年大规模建造,今天,几乎成了中国城市唯一的居住形态。它以大街坊的形式覆盖了胡同里巷式的小街坊,道路的间距被迅速撑大,十字路口由过去的几十米一个,变成几百米一个;小街坊的临街商业消失了,被住宅小区的围墙替代,一出门就能吃上一碗热汤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阿姆斯特丹市民的水上生活

华尔街日报
在土地资源稀缺的阿姆斯特丹,人们开始重新发现船屋和其他水上住宅的魅力,过起了依水而居、船屋一体的水上生活。图中这座浮动住宅位于阿姆斯特河上,是最知名的新浮动住宅之一,由阿姆斯特丹刚成立不久的+31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

居住区户外环境的适老化设计

建筑学报
从开发商、设计师、购房者等不同主体方面分析目前居住区在适老化设计方面的问题成因和表现 ;结合老年人户外活动的需求,提出面向适老化的户外环境设计原则,及关于户外环境不同类型的活动空间、户外设施及园林要素的设计要点。

立此为据

朱亦民
我认为可以把类似于盖里、哈迪德及其用最新型的软件所创造出来的纯粹图像的东西排除在建筑学之外。这些建筑师和软件创造出来的“新”的形式,倒因为果,混淆了建筑学的伦理,在美学上肤浅而滑稽,除了瞬间的震惊之外没有长久的价值和对人心智的启迪,像好莱坞大片一样扭曲人的现实感,只适合十六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观赏。

浅谈伊东丰雄的建筑思想

ikuku
某晚,伊东丰雄私宅“银色小屋”,伊东丰雄与西泽立卫正在喝酒聊天,突然伊东一下捏扁了手上的铝合金啤酒罐,举着对西泽说:“建筑应该是这样一种状态”,西泽吓了一跳,桌上还摆着威士忌、日本清酒的酒杯,西泽举起威士忌酒杯问伊东:“这个不行吗?”伊东摇头,西泽又举起日本清酒酒杯,伊东还是摇头,晃着手中捏的变了形了的啤酒罐。

隐士大师的设计观

王受之
迄今为止,卒姆托的作品并不很多,也并不很大。他不是那种头顶光环的“明星建筑师”,完成的项目中也少有容易引人瞩目的博物馆、音乐厅、大会堂一类作品。但他的作品不仅能够令人过目不忘,而且总感到它和你冥冥中有着某种联系,而深受感动。

伊东丰雄获今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纽约时报
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Toyo Ito)打破现代主义局限,设计了一座图书馆在2011年日本灾难性大地震中矗立不倒,周日,他被授予其领域的最高荣誉——普利兹克建筑奖。普利兹克奖评审团的颁奖辞称,“伊东丰雄是永恒建筑物的创造者,他同时大胆地开辟新路径。他的建筑表达出一种乐观、轻松和喜悦的风格,既充满独特性、也富有普适性。”

市政厅与衙门

周大可
民主意识源远流长的欧洲,官员们办公的地点叫市政厅。旧时又称为议事厅,既然是议事,顾名思义则大家一起来议论讨论协商某件事,得出合理的结论,而不是谁独断专行。让人想起了亚瑟王的圆桌骑士,充满平等的亲和力。而衙门,中国的官僚机构,古称牙门,像凶猛的野兽牙齿一样威武,进衙门如入虎口,胆战心惊。即便有理无罪的也腿发软,脚发颤,不由自主噗通一声跪下。

产业

北漂请逃离北京

金融时报
一方面是空置房无人居住,富豪以房产做投资坐等高额投资收益兑现,另一方面是房租上涨,生活成本高企,新融入城市者处于边缘的合租蚁居。从北京还在窜升的生活成本看,以北京将人口调控指标纳入政府绩效管理内容看,普通北漂不受欢迎,他们只有两种选择,或者主动离开,或者因生活成本上升,被动离开。

让中国房地产市场回归本来面目

纽约时报
虽然现在回头看,1998年的23号文件虽然也有当时的局限性,但其最可取之处在于它肯定了市场消费是分层次的,要给不同层次的消费者以不同的住房选择。该文件明确了这样的目标:“对不同家庭实行不同的住房供应政策。最低收入家庭租赁由政府或地位提供的廉租住房;中低收入家庭购买经济适用住房;其他高收入的家庭购买、租赁市场价商品住宅。”

中国房价增幅之惑

金融时报
每年“两会”,房价多是公众关心的话题。日前恒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清议发博文,用国家统计局数据得出结论:“1987-2012年这25年里,国内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累计净增了13.19倍,平均每年上涨55%(复合上涨的结果)。”引起媒体强烈关注。

中国房地产新政将把开发商逼入墙角

华尔街日报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接到了逐客令。中国国务院上周五发布的房地产新政加强了住房限购力度,同时要求住房转让所得按照20%缴纳个人所得税。消息甫出,房地产股票大跌,房地产权重股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China Overseas Land & Investment Ltd., 简称:中国海外发展)香港上市股票周一重挫7.1%。

中国房调:无解的僵局

金融时报
随着中国“两会”拉开帷幕,中国政府换届进入倒计时。温家宝总理执掌的本届政府的告别政策,针对的仍然是让全中国人牵肠挂肚的房地产调控。

两极分化的中国楼市

金融时报
“中国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存在巨大泡沫。住房销售大大放缓,以至于供应远大于需求。”

生活

请移走这一堆垃圾

王军
通运桥闻名遐迩,辽代为木桥,明万历年间改为石桥,赐名“通运”;桥上两侧各有望柱十八根,上立石狮,雕工精良,堪比“数不清”的金代卢沟桥望柱石狮;望柱之间,镶置宝瓶栏板,尽端立有石雕麒麟。如此精湛的明代石桥,不仅在北京,在全国也属珍品。可是,笔者置身现场,目之所及,却是惨不忍睹。

行走温哥华的“穆迪港”

王受之
好多人现在谈“新都市主义”,至于什么是西方人眼中的新都市主义城镇呢?除了美国佛罗里达的“滨海市”( Seaside),马里兰的“肯特兰”(Kentland)之外,其他的就不多人知道了。其实加拿大最近也有好多精彩的这类新城镇,温哥华附近的“姆迪港” ( Port Moody)就是一个很杰出的作品。

杨树浦的老上海——西白林寺老房子和隆昌公寓

刘涤宇
现在的杨浦区在1949年以前的遗迹,主要是杨树浦的老厂房和五角场地段的“大上海计划”相关建筑。上周无意中从长阳路街对面看到了几幢远看并不起眼的老房子,进去后不想别有洞天。这一片现在被称为西白林寺小区。

退隐居家

王受之
所谓“退隐”,是指那些原来工作极为繁忙、生活在焦点上的人,找寻相对安静、离开焦点的休息方式,在古时候更加是特指从宦海官场到偏远地方的躲避型变化。

建筑基情

朱亦民
普利茨克建筑奖的头两位得主都是同性恋。确切说是两位同志轮流给对方颁了奖:第一年巴拉甘是评委颁给了约翰逊;第二年约翰逊是评委颁给了巴拉甘。